集團新聞

百名聯合創始人專訪 | 張躍:重視環境保護,倡導有機農業

來源:鄉村發展基金會

本期,陸波秘書長訪談的嘉賓是:遠大科技集團董事長兼總裁、鄉村發展基金會聯合創始人張躍先生。他是一位對科技極度癡迷、對環保全情投入的企業家。從非電空調到潔凈新風機,從可持續建筑到不銹鋼芯板,三十多年來,他研發的每一件產品都與環保息息相關。如今,他又將目光投向了廣袤的鄉村大地,最大的愿望是盡早地實現農業的有機化。






--本期訪談嘉賓--

張躍

1960年生于長沙,1980年美術大專畢業,從事教育和圖書館工作,1988年用3萬元與弟弟一起創辦遠大。

創業以來,他用90%時間從事技術,主導集團所有產品研發,發明了超過494項專利技術,比如1989年發明無壓鍋爐、1992年發明非電空調、1999年發明冷熱電聯產系統、2005年發明靜電空氣凈化技術、2007年發明潔凈新風技術、2009年發明鋼結構工廠化建筑、2017年發明不銹鋼芯板及熱風銅釬焊。他的每項發明都給所處的行業帶來了變革,使遠大成為全球公認的行業技術領袖。

面對全球氣候變化和大氣污染的嚴峻形勢,張躍夢想用他發明的超強超輕不銹鋼芯板,全面替代建筑和路橋鋼筋混凝土、車輛和飛機殼體、玻璃鋼風電葉片,為全世界減少30%以上的溫室氣體和污染物排放,并讓人類財富代代相傳。

張躍2011年被聯合國授予“地球衛士”,2013年被世界高層建筑學會授予“年度創新獎”,2014年被美國《財富》授予“全球25位環保創新榜樣”,2015年被英國《Salt Magazine》授予“世界100位最富同情心的商業創新領袖”。







陸 波:您曾經評價自己“是中國企業家當中最重視環境,而且知行合一的”。您為什么會有這樣超前的理念和堅定的行動?


張 躍:我這些年在國外走動很多,閱讀有關企業經營管理的一些資料也很多,我越來越發現全世界都缺真正的有環保意識的企業家。企業家是能量很大的人,有一些非常成功的企業家甚至可以影響世界,如果他們的環境意識不強的話,極有可能會成為世界環境的破壞者,人類未來生活的破壞者。我自信自己是我所知企業家里面最重視環境的人。重視環境是基于四個原因:

第一個是我在品德比較高尚的父母的影響下,從小形成了一種天然的公德心。

第二個是因為我辦企業以后,覺得自己有財富了,自己除了賺錢以外,應該要做一些有社會價值的東西。

第三個是我的知識范圍里面有非常多的環境危機的信息,我特別知道這些環境危機有多么嚴重。我參加了十幾次全球性的環境會議,包括氣候變化的,也包括其他的各種局部污染的,這些全球的環境會議也帶給我更多的環境危機的信息。

第四個是我自己的切身體會。不論是我們吃的食物,我們喝的水,還是呼吸的空氣……環境問題非常嚴重,讓我們寢食不安。因為我前面二十幾年是做空調,所以特別注重環境的溫度,我切身體會到地球氣候在一年年變暖,然后經常性的發生各種極端天氣的災害。

不論是個人的素養因素,對世界的了解,還是參加各種環境活動,了解各種環境危機的資訊,還是個人的切身體會,這些構成了我重視環境的全部因素,如果一個人沒有機會去了解這個世界的未來、世界存在的問題,他是不會重視環境的。

現在的企業家普遍比較忙,通常要面臨各種競爭,很少有人能沉下來了解這些環境信息,甚至很多人都不能沉下來關注自己的體會。為什么說我是中國企業家中最重視環境的人,是有這些原因的。我不論是在大會小會、國際國內會議,或者是與人平常的聊天,不管在什么場合,我都會涉及到環境問題。從我們的產品設計、制造、運行,到我們企業的內部活動,到各種社會活動,我都會把環境問題作為其中的一個重要的元素。

為了讓人們更加清楚的了解環境問題,我們發明了一種環境儀來檢測大氣中間的PM2.5、各種有害化學物質和二氧化碳的濃度。我發明的這個東西很小,把體積很大的東西變成很小,變成老百姓都可以用的東西,因為人們首先要知道環境的問題,才會有所行動,“知”是最重要的。

有些人是“不知”,有些人是“知而不行”,這個知而不行是非常糟糕的。我認識這樣的企業家,他也知道環境的問題有多么嚴重,但是他在自己的企業行為里完全不去針對環境問題采取措施,他甚至可以捐錢搞環保,但是就是不會去通過自己的產品、自己的服務去降低工業、商業對環境的危害。在環境問題上,知行不合一的情況太普遍了。甚至于有一種行為我都認為是不環保的——拿自己的錢去買碳排放權,或者拿錢去在某一個地方種樹,然后自己在這邊心安理得的制造污染。我覺得這都不是知行合一,或者說都不是一個高尚的企業家的行為。

總之,企業家的環保覺悟和環保行動太重要了。



2011年張躍總裁榮獲聯合國地球衛士獎







陸 波:您對中國鄉村的環境保護有什么看法?


張 躍:鄉村的環境保護問題是極其嚴峻的,有四個方面的污染在非常普遍的發生,而且越來越嚴重。

第一個問題是化學品的污染,包括農藥、化肥、各種各樣的除草劑和殺蟲劑。化肥本身的重金屬非常嚴重,還有一些其他的有害物質。這些物質是通過植物,通過食物鏈直接傷害人,而且通過土壤的殘留和水體的破壞,又給下一代人造成了傷害。

第二個問題是養殖業大量使用抗生素、助長劑。這直接就傷害了食客,通過食物鏈傷害了消費者,傷害了廣大民眾,而且養殖物的糞便又傷害了土壤和水體,傷害了下一代人。

第三個問題是秸稈的焚燒。秸稈是可以通過堆肥、通過化學方法變成非常好的有機肥料。但是由于無知和急功近利導致了大量的焚燒,物理焚燒的結果是破壞了空氣,破壞了大氣。這個問題在一些發展相對滯后的國家特別嚴重,在中國也比較嚴重。

第四個問題就是生活垃圾。農村的生活垃圾越來越多,尤其是現在有電商服務以后,生活垃圾更嚴重了,過度包裝太多了,沒有進行有效的垃圾分類回收,沒有采用正確的方式來減少對土壤、水體的污染。

環境問題在鄉村和在城市是一樣嚴重的,要引導農民走向有機農業,并且這是可能的。我們在長沙附近開辟了有機農場,與幾百戶農戶簽訂了合同,讓他們按照我們的方式,按照我們的要求,用完全的有機方法,不用農藥、化肥、抗生素去種植和養殖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因為我們100%收購,農戶沒有銷路問題,他們很高興。我們的收購費用大概比市場購買價多百分之二三十,同時對他們的農產品全數照收。農民經濟上很滿意,收益大幅度增加了,同時對環境的傷害又減少了。所以,農村走向有機化是有可能的。

其實,聯合國環境署很多年以前就做了非常系統的研究,認為有機農業可以養活全世界的人,這種研究是有一系列的科學依據的。人類有一個集體的誤解,認為農藥化肥、抗生素、助長劑是所謂的綠色革命,帶來人類食物的繁榮,其實這個觀點是錯誤的。單純從經濟效益上來說,可能使用農藥、化肥、抗生素的效率高一點,但僅僅高一點而已。如果人們愿意多花一點點錢,讓農民多出一點點力,多用一些原始的、有機的方法來種植和養殖,農民其實是更加受益的。那么消費者呢?那當然就徹底告別了污染的傷害。

農村環境問題是有出路的。遠大就是一個例證。我們已經搞了十多年的有機農業了,各方面的各種經驗教訓都有。對農民進行教育最重要,包括在村里面找到大的墻面,刷巨幅的廣告,告訴他們使用農藥化肥不僅傷害了消費者,也傷害了他們自己。對農民要用簡單直接的方法:第一,教育他們;第二,給他們經濟上的利益;第三,他們要是違背了約定,偷偷使用了污染物的話,要承擔巨大的違約罰金,這樣很快將轉變局面。

有機農業是有前途的,但是有機農業一定要用定制的方法,也就是農戶跟社區,或者農戶跟企業,或者是農戶跟專門的有機商店對接。只有用訂單式的農業才能發展有機農業,用農貿市場的方式或者是國家大收購的方式,是不能發展有機農業的,甚至用電商的方式也是不能發展有機農業的。因為有機農業背后的一個大問題是信任的問題,需要先解決商業信任的問題,解決農戶對消費者的信任,尤其是消費者對農戶真心做有機的信任問題。解決這個問題,有機農業就可以發展起來。有機農業發展起來,這個世界才有未來,人類才有真正的幸福可言。

有機種植







陸 波:您曾經說過,遠大集團只做對社會、對人類有價值的東西,您怎么看待企業的社會責任?遠大集團是不是一家實質上的社會企業?


張 躍:這個答案是肯定的,遠大是一家社會企業。只是 “社會企業”這個詞用濫以后,容易給人感覺到使用的隨意性,所以我現在不把自己稱為社會企業,但實質上是。

我認為每一個企業都應該是社會企業。如果哪一個人把企業辦得很成功,但是對社會的副作用很大,沒有利用自己賺取的財富來改進自己的產品、服務、商業活動和企業活動,那么他自己說他成功,我想他心里也是不安的,也是心虛的。真正的成功是企業做到很有規模、很有實力、賺很多的錢的同時,對環境危害又很小。

現在比較糟糕的問題是,當一個企業在經營方面有不良行為的時候,有一系列的法規可以來管制它,但是企業對環境的有些不良行為大家卻覺得司空見慣,比方說給食物里添加各種添加劑,比方說過度包裝,比方說短壽命的商品,甚至于故意讓產品的壽命縮短,制造商品垃圾,或者是刺激不必要的消費,制造垃圾,制造污染……太多了。這種企業應該要受到全社會的譴責!

一個正當的企業,且不說它是不是社會企業,應該在商業活動中盡可能減少對環境的傷害,盡可能的節省能源、資源,盡可能的延長產品的壽命,盡可能的消除產品對消費者的副作用。

每一個企業都應該盡到自己對環境的責任。人類已經進入到了一個高度物質文明的時代,企業的光榮和使命不應該建立在創造物質文明上面,至少應該把創造物質文明和減少對環境、對人類的副作用并行。

我跟有些企業家談這些問題,他們一般要么比較客氣的恭維幾句,要么就是認為我是空想主義,不務實。其實說我不夠務實的時候,我是很氣憤的。為什么說不務實呢?除了創造財富,難道沒有更重要的東西?尤其是你已經解決了財務自由,你干嘛還要把所有的精力、關注都放在掙更多的錢上面?那才是不務實,那才是沒有太大必要的。真正的務實是在我們解決物質上的基本需求以后,我們應該要解決對人類、對健康、對生存和安全的需求,以及對下一代的責任。否則,人生的意義在哪呢?不重視、不懂得人生意義,那才是不務實。

所以,企業作為社會財富、物質的創造者的同時,一定要把對環境、對人類生活的破壞降到最小。

生態區宣傳語


有機農場


自制醬油







陸 波:您為什么會加入鄉村發展基金會?作為聯合創始人,您有什么愿望和目標?


張 躍:我加入鄉村發展基金會有三個原因:

第一,王石作為創始者,我很放心,這個人是做真事的、做實事的,人品非常好,他說要干這件事情,我認為他會干得正確。他牽頭,我很高興。

第二,就是我特別重視食物的健康,也就是有機食物。我認為有一個這樣的鄉村發展基金會,是可以推動有機農業的發展,是有機會推動有機農業替代化學農業的。不論是對我自己的健康,我的下一代的健康,還是對人類的福祉來說,有機農業太重要了。

第三,我對農民生存的難題也是深有體會的。在我讀中學的時候,我就多次參加學校里組織的支農活動,大概是在12~17歲,這五年時間里,我們去農村很多次,那時候住在城里的人是不知道農村的苦的。盡管那時年齡小,但觀察到的東西都記憶深刻。我感到農村的人生存壓力太大了,生活太難了,所以社會的主流人群要來關注他們。現在中國整體水平已經很好了,但是偏遠的農村還是比較貧困,生存的壓力還是很大,應該多關注他們。對弱勢群體的關注,也是一個有責任心、有良知的人的基本責任。所以,我認為鄉村發展基金來做這件事非常好。

我的愿望只有一個,就是盡早地實現農業的有機化。我看到歐洲有一些先進的國家已經提出來了,甚至于早些年丹麥就制定并推行了《2020有機食品行動計劃》。我希望我們中國的農業也盡快地走向有機,我們是有這個機會的,我們國家的這一代農民原本就是用有機的方式種植和養殖的,他們到現在為止也就是五六十歲或者六七十歲。如果這一代人都離開以后,下一代人就很難說了,就更加沒有這種意識了,也沒有這種能力了。有機農業是需要能力的。所以要盡快,現在還恰逢其時,再過20年或者再過十幾年,就徹底回不去了,所以我希望農業有機化要盡量快。

你提的這幾個問題都挺好。我覺得挺好,我都很有體會。


遠大F樓

Copyright? 遠大科技集團      中國長沙遠大城   郵編 410138   www.zxkqnrsq.com   電話 0731-84086688   傳真 0731-84610087   湘ICP備09010211號-1
蜜柚污版官方下载-蜜柚污黄APP-蜜柚下载app黄破解版